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中国高端汽车品牌——红旗,走入市场后如何提升竞争力?

2020-08-17 15:16:34来源:车讯网

1958年,第一台红旗轿车诞生,人们知道了那是一台“只有领导才坐得起”的轿车。一汽红旗拉开了中国高端轿车的序幕,它拥有先天的资源优势,当然它也是社会各界目光的焦点。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一汽红旗并没有选择舒适而安逸的单一官车路线,而是把自己投身到注定不会安逸的民用市场大潮中去,所以在2018年1月8日,中国一汽发布新红旗品牌战略。

2019年,红旗达成了10万台的年销量;2020年,红旗将冲击年销量20万台的目标。今年特殊的市场环境使众多车企举步维艰,不过红旗却依旧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红旗7月销量突破17500辆,同比增长99%;1-7月累计销量突破87500辆,同比增长108%,今年保持了“七连涨”的成绩。不仅如此,一汽红旗还计划到2022年实现40万辆级销售规模,为此,销量、产能都需要全面提速。

红旗销量上涨的背后是其产品阵容的不断扩大,目前红旗品牌共有5款车型面向大众消费者出售,其中红旗H5和红旗HS5是热销产品,单月销量均在5000辆左右。2020年内,红旗还将上市以奔驰E级、宝马5系、奥迪A6L这些一线豪华品牌中大型车为竞品的红旗H9,该车有2.0L涡轮增压或3.0L机械增压发动机两种动力可选;新能源方面,一汽红旗也开始早早布局,2020年内或将发布一款大型纯电动SUV红旗E115,根据国内媒体报道,新车搭载容量为92.4kWh的电池组,其续航里程或超过600km。

当一汽红旗不再只生产官车,而是通过红旗品牌生产大众可以买得起的汽车,在公平的市场竞争机制下,只靠情怀与讲故事肯定是行不通的。产品才是一个品牌安身立命之本,不过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支撑产品。在一汽红旗生产第一台轿车时,当时并没有设计图纸以及技术支持,其深受技术壁垒带来的“卡脖子”之痛。基于此,在新时代下,红旗品牌以战略先行、创新为要的发展模式,不断寻求技术的突破,增强自身硬实力。

发动机作为一台车的动力源泉,是车上技术含量最高的零部件之一,研发起来拥有很高的技术难度,所以曾经国内车企多采用外购发动机,这类发动机不仅价格贵,而且技术落后,同时发动机与其它硬件也不能做到高度“默契”。

CA4GC20TD及CA6GV30TD发动机,是中国一汽自主创新的具备国内领先水平的发动机,堪称红旗品牌发动机“双子星”。这两款发动机被应用在了红旗HS5、红旗HS7和红旗H9等多款新红旗产品中。

CA4GC20TD发动机(2.0T)是中国一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增压直喷汽油机平台产品,燃烧热效率高达39%,高功率版额定功率185kW,最大扭矩380N·m;低功率版额定功率165kW,最大扭矩340N·m;该发动机采用了行业多项领先技术,高压缩比米勒循环燃烧技术、350bar精确燃油喷射技术、全MAP智能热管理技术、全铝轻量化发动机技术、两阶可变排量机油泵、电控高响应性双流道增压器、超低摩擦节能技术、集成式双平衡轴系统、高效48V混动系统、小节距齿形静音链条。

CA6GV30TD发动机(3.0T V6)是国内第一款量产的机械增压直喷发动机,最大功率248kW、扭矩445N·m,在实现降油耗的同时,还可以减少了颗粒污染物的排放,同时发动机运转起来噪音更低、更加平稳顺畅。该发动机采用了高效机械增压技术、可变滚流燃烧技术、高效热管理技术、水冷排气歧管技术、高压汽油缸内直喷技术、模块化平衡轴减振技术。

同时,一汽红旗还具备了车辆底盘的开发能力,以红旗H9为例,一汽红旗为其选择了纵置后驱的底盘平台,这种布局结构也是世界上豪华品牌C级车型的主流选择。开发纵置后驱平台,一汽红旗的做法在国内众多自主品牌车企中并不多见。另外,一汽红旗还为红旗H9打造了一套专属的“平天下车身恒定系统”,这套系统由“空气悬架”和“连续可变阻尼减振系统”组成。其中空气悬架具备四级可调功能,最大可以让车身提高45mm,能够让车辆轻松应对不良路况。

大众位于德累斯顿的玻璃工厂一直被认为是工业和生活完美融合的典范工厂,曾经宾利飞驰、大众辉腾等大众系高端车型均在这里投产。一汽红旗同样有自己堪称典范的H工厂,虽然它的外观看起来不像大众玻璃工厂那样富丽堂皇,但它却是中国最先进的智能工厂和绿色工厂。

一汽红旗H工厂的生产控制中心,它是整个工厂信息处理、监视和控制的中心机构。其运用了一套架构先进、多方展示的可视化生产管理信息系统MOM(Manufacturing Operations Management)。该系统从功能上实现生产、计划、物流、质量、能源、设备等业务的可视化管理需求。

工作人员通过大屏幕可实时看到在生产过程中,车序、车型、工艺参数、产品质量、设备运行情况、能源消耗情况等信息,各项数据可以通过5G信号实时传递到总数据库进行存储以及实时分析后推送到负责人员的手机App中,使他们快速掌握这一时段的生产状况。

而红旗L平台已经实现与销售前端连接,客户可以通过电脑甚至手机APP直接连接到生产网络,查看到自己订购车的生产状态。在未来,不仅所有车间都会采用这项功能,而且会增加工艺设计扩展系统的接口,即客户下单后可以随时根据生产现状进行调整,可以无时差的满足客户任意选配的个性化订单。

众所周知,高端定制的豪车可以满足特殊客户的极致用车需求,但是客户都要面对超长的订车周期。未来红旗工艺设计扩展系统的接口投入应用后,其将大幅缩短客户等车时间,并且可以提供自由且极致的个性化定制体验。

一汽集团作为一家根正苗红的传统国企,它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消费者有讲不完的品牌故事。如何让红旗的文化跟上时代潮流,让消费者喜欢听它的故事,这将成为该品牌迎合当下年轻消费者审美的重要切入点。

作为有着600年历史底蕴的故宫博物院,此前借助网络转型拥抱年轻人,结合故宫文化推出符合当下年轻消费者审美的特色产品,打造出了自己的“国潮”文化。一汽红旗也紧随其后,与故宫博物院联名推出红旗HS7 2019款 故宫纪念版;还有一系列国潮文化衍生品,从砚台、手表,到书签、钥匙扣,包罗万象;甚至在科技领域,一汽红旗还与华为合作,打造了“红旗定制版华为P40”。最后红旗还通过漫画、短视频、互动H5、动态海报……这些新造车企业惯用的传播手段,都被一汽红旗拿来当作自己传播“国潮”的新方式。

再到汽车本身,一汽集团倾全集团之力为红旗服务,先是挖来世界知名设计师,前劳斯莱斯设计总监贾尔斯·泰勒;后是为红旗打造了“一部四院”的研发体系和“三国五地”的全球研发布局。时刻让红旗牌汽车与世界接轨,深刻了解当下年轻消费者审美趋势,然后结合红旗特点打造“国潮”文化,引领主流审美。

一汽红旗本可以选择一条安安稳稳的官车道路,只需要专注于打造极致的领导人用车就够了。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却偏偏给红旗选择了一条不好走的路,加入到市场的竞争大潮中去。它要在普通民用市场与主流汽车品牌抢夺市场份额,再与超豪华汽车品牌比拼“私人订制”以及极致用车体验。